疾病调理首页 > 服务项目 > 疾病调理 > 详细
中华盲派命理对中华医药学的启迪

日期:2015年6月9日 10:34:16 阅读:869

中华盲派命理对中华医药学的启迪
                                                                           /姬前锋(陕西

中医发展到现在,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中西结合中,中医彻底失败,西医对中医是功不抵过。中医本是易学分支,这句话千真万确,有许多内涵。中医里的太多密码符号方程式有待挖掘。边缘学科就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尤其是苏国圣老师的盲派八字。

     作为中医,业余时间学一些八字奇门等边缘学科,利益是不可估量的。孙思邈《千金方》云:“又须妙解阴阳禄命,诸家相法,及灼龟五兆,周易六壬,并须精熟,如此乃得为大医。”和专业搞易学的不同,我们的重点不在预测患者有什么疾病,而是辅助中医四诊,分析八纲,判断疾病的性质,在辩证用药的治疗过程里发挥作用。

     请看几个病例吧。

     陕西咸阳乾县,一位马姓妇女,坤造:己亥乙亥己亥戊辰。

主诉:全身浮肿,尤其腿肿几十年了,失眠,头晕,血压很高,四肢微振动,有时胃丝丝作痛,腹胀甚,尿短,口干不欲饮。精神佳,皮肤细腻有光泽,心悸。

 脉浮,滑甚。苔亦灰滑。

月干乙为七杀,为丧门,无制无合化,有源,所以比较凶,主肩周麻痒和肝胆病。年支亥临丧门,主头重头晕等。乙木克己土,主脾胃病。命局亥水泛滥,本已是病,又生月干,故严重。

命局喜火,火不现,不会被克,心脏病不是很严重,岁运填实时再论。喜土,故胃痛。己土被强亥水围困反侮,为防己证。忌水,故浮肿二便不利。忌金,柱中金不现,故肺不病,虽似有麻黄证,也不宜用。

如果不考虑浮肿,很明显是饮证,必选五苓散苓桂术甘汤等。初诊时投苓桂术甘汤加少许厚朴陈皮,服后肩部不适明显缓解,胃仍丝丝作痛。虽有小效,但方子是错误的。二诊再次核对命局,防己证(己为疾病标志,己土弱,壬水盛)一目了然,投防己茯苓汤加味:防己桂枝炙草干姜各十五克生芪四十五克茯苓苡仁各三十克厚朴陈皮各五克。一二年三月十七号反馈:服后诸证皆除。

曾查出有脂肪肝,授以北京同仁堂附子理中丸金匮肾气丸大黄蔗虫丸善后。

     陕西咸阳,韩姓病人。乾造:乙巳,己卯,甲戌。老年人症状比较多:

玻璃体混浊2年多(年干乙为疾标,断2012年严重,反馈:正确),眼前五六米处总好像有硬币大小的物体,眼睛夜晚胀痛(血证);手有冻疮(血虚而寒);口渴甚,每天喝一大保暖瓶开水;每日小便五六次,溲浊而臊(土湿);大便不干;心跳不适(桂枝证),胸胁苦满,头晕,口苦,目眩,食欲差,易疲劳,头部偶尔有洪热(柴胡证);曾患胆囊炎,腰椎间盘突出(做过牵引按摩等治疗);嗜烟(血虚)与茶水(饮证);皮肤细腻;

舌本淡红湿润(干姜证),舌苔中部一裂纹较深(饮证较重);右脉和缓有神,略带弦紧,左脉不及右脉象,左寸尤虚(不宜麻黄)。柱中日支戌(胃病),月干己(脾湿甚),月支卯(肩背麻痒,肝胆病),年干乙(眼病)为疾病标志。

    血虚水盛,一目了然,投柴胡桂枝干姜汤合当归芍药散加石膏。后来失去音信,不知是否服药。

     陕西咸阳乾县县城一位中年妇女,坤造:丁巳乙巳癸未丁巳。胃糜烂(土弱火旺胃溃疡),慢性浅表性胃炎,胃窦糜烂;偶发房性早搏;曾患胆结石(割除);鼻炎,鼻痒鼻涕多,灰尘多就发;早起头部两侧胀麻,耳鸣;以前饭量好,每饭不离葱蒜,现在食欲差,早晨无饥饿感,不吃味淡的饭,口味重。

口苦口干烦躁,胸胁胀满,疲劳,妇科炎症。舌本湿润欲滴水,舌苔灰白稍腻,唇略暗;两手寸关濡空,左关尚可,右关胶黏而大(气阴两伤)。

满盘皆火,全身都有炎症。日支七杀为胆结石标志;月干乙木被泻,主柴胡桂枝等。初诊投大柴胡汤加石膏3帖,服后精力旺盛,食欲增加,但消化差,腹泻,腹部有坠胀感(有药效的附子不好找,所以没用,就显出了大黄石膏的副作用);二诊据脉结代(右关胶黏,有阻塞不通,时快时慢之意,与结代同主阴亏),心动悸(心肌炎的主症),投炙甘草汤加减:炙甘草12克,党参10克,五灵脂5克,生地48克,桂枝9克,阿胶6克,麦冬9克,麻仁9克,干姜15克,油桂5克,生姜5片,大枣15枚,黄酒100毫升。服4帖后食欲大增,多数症状皆有好转,丈夫说整个人都换过来了云云。

     陕西咸阳豆木村,胡姓病人,坤造:丙申庚寅庚申戊寅。右侧面痉挛,无麻木感。

20122月份发病,初因生气而发,现在如果紧张生气劳累天冷等即加重。日发作十多次,每次持续三五分钟。每当夏季天暖时,明显好转。很少感冒,感冒时会咳嗽。不爱喝水。

曾在陕中附院针灸三十多次,喝中药汤剂十三付,无明显好转。后在邻村某诊所针灸十次,几乎无效。舌本淡红湿润,苔薄白尚可。两关脉尚可,寸尺不足。年干丙火七杀明透,为面痉挛标志。

月干庚金被克,肺寒湿。月支寅木被克,肝胆病(柴胡桂枝证)。

治则:金旺(麻黄证,虽然患者汗孔粗大,仍用),宜水泄火克;

木火病,尤宜麻黄附子细辛桂枝 等温通血液。

针药并用:红参,灵脂,三七,琥珀,制首乌,白蒺藜,川草乌,苍术,制附子,天麻,川芎,白芷,生甘草,生麻黄,辽细辛,桂枝,赤芍,酒军,防风,羌活,当归,丹参,生乳没各十克。制细粉。饭后淡茶水冲服一克,日二次,渐渐加量至每次三克。

共针灸约15次,好转大半,后来入秋天气转冷也没加重。

  陕西咸阳吴家堡村民,坤造:己丑甲戌丙戌。

壬辰年癸丑月初诊,主诉:半月来腰背发痒出疹,伴潮热,抹药后消失,旋又再发,此起彼伏,令人穷于应付。

口苦,咽干多年。平日无汗(皮肤细)。小溲不浊。舌本湿润裂纹深(胃停水),唇淡白(阴血不足),唇环青黑(肾水冷)。左脉滑略紧(瘀血),左寸如无(又额部皱纹颇多,柱中丙火弱,故心脏弱),左关有力(反常,为血热,此为病根),左尺微(肾水不足,老人大都如此)。右寸微(又柱中缺金,肺弱,无须麻黄),右关宽厚略弦(无细象,则消化好,虽有停水,胃肠功能依然充实,因命局无胃停水信息故;又柱中全盘皆土,必然血液粘稠,尤其头颈部),右尺有力(反常,为肾水不足)。

年柱己丑临白虎,故这次皮肤过敏是冲着头颈部来的,若迁延失治,一定上至头面。月支被月干克,胃炎,又月干被合被泄,故病轻。柱中戌土旺,为胃炎,石膏证。投荣皮汤(脉弦滑,左关有力,左尺微,唇淡白,昼轻夜重等为证据)合小柴胡加石膏汤(口苦,咽干,脉弦,疾病时重时轻等为证据)。二剂后疹消无迹。药方:生地,当归,赤白芍,制首乌,白蒺藜,白藓皮,干姜各十五克,川芎六克,桂枝十克,生桃仁十克,红花三克,丹皮十克,紫草六克,炙甘草十克,生苡仁三十克,败酱草十五克,酒军三克,油桂粉(冲)五克,柴胡十五克,黄芩五克,党参十克,五灵脂五克,半夏(要有麻味)十克,生石膏粉六十克,生姜五片,大枣五枚。煎服。

     西安张姓病人,电脑专业,乾造:乙丑,乙酉,戊辰,壬子。没见过面,通过扣扣交流。

前列腺炎症,阴部胀,尿不净,尿频,尿无力(不能认为无力等就是阳气不足而投苓桂剂),小便无涩疼感(日支无火),小便稍用力就有白浊,尿混浊,早泄,睾丸硬如石(疝气)。口干,耳鸣,头晕头重,小腹特别怕冷,腿困无力。胃寒,曾饮土豆汁数十天,大便酸而不臭。皮肤病非常严重,像鱼鳞,干燥。电脑用久了面部会痉挛。曾服中药2年左右,越来越严重。

时支子为丧门,癸主大病,主阴亏。月支酉(主肺病,皮肤病,肩周炎,金气燥结宜水泄火克)为病符。地支合局多。日支辰为吴茱萸证(干呕,头晕,腹痛腹胀等,反馈正确)。时柱壬子,主精子成活率低,肾水亏损兼寒冷。投猪苓汤(尿不净,尿频,口干,耳鸣,白浊等为证据)加减:滑石粉30克,茯苓15克,泽泻15克,生苡米30克,阿胶5克,酒军2克,油桂粉(冲)5克,仙灵脾15克。猪苓稍贵,为减轻病人负担所以没用。

三贴后,尿频尿不净耳鸣头晕脚汗等明显好转,小便时有力了些,尿量变大等等。气化为病,一拨就转。为表谢意,帮我做了个中医方面的博客。皮肤病方子以后服用:滑石粉二十克,生地,当归,赤白芍,制首乌,白蒺藜,白藓皮,干姜各十五克,川芎六克,桂枝十克,生桃仁十克,红花三克,丹皮十克,紫草六克,炙甘草十克,生苡仁三十克,败酱草十五克,酒军三克,油桂粉(冲)五克,生姜五片,大枣十枚。煎服。

  咸阳石斗村卖早餐的张姓病人,坤造:辛亥,戊戌,己卯,丙寅。颈椎病,头后颈部麻木,睡眠三四小时,手臂麻木,心悸,头晕,稍怕风,手微微振动。舌本淡红,裂纹多而浅,苔白尚可,口干不欲饮。脉有神,略沉。右寸不足,三五不调;右关尺尚可;左寸略不足;左尺滑甚。

年干辛为白虎,与时干合。年支亥为吊客,与时支合,被月支克。日支卯为七杀,为丧门,与月支合,所以凶性减弱。本病为饮邪上犯头部所致(年支亥水,悸眩膶动等为证据)。针风府(2寸),肺俞,肾俞,巨阙,中脘,水分,中极。针后着肤灸,各7壮,并灸神庭7壮。5次后基本痊愈,开五苓散善后。

      咸阳陈老户寨村村民,坤造:壬午,癸丑,辛卯。2014115日初诊。脉濡,略滑;左寸尚可,略涩;左关尺如无;右脉尚可。舌本湿润暗红,紫点密布,苔白尚可,唇暗红。眼白有血丝。颧红。糖尿病。血压高。偶尔心跳不适。晚上腿抽筋。盗汗。便秘常用开塞露。脑梗发作过数次,壬辰年大面积脑梗后右半身瘫痪,肌张力不高,接近软瘫。

      年干壬为丧门,为主证(壬辰年发病,天干主突发性凶灾横祸,断壬戌月加重;壬又为伤官凶神,饮邪上逆,水毒为本证主因),为五苓散证(水盛木弱,脉有浮象,盗汗,口略干,尿短浊等待,血压高,心跳不适,舌本湿润等等)。年支丁为七杀,与年干合,为副证(主头颈部血液病,断丁未月病情有加重的情况),为炙甘草汤(左寸枯涩,肌肤甲错,软瘫,心跳不适等等为证据)加桃仁红花丹皮赤芍(舌本紫点,舌唇暗红,左关尺如无等等为证据)。

      拟甲乙2方,隔日交替服用。甲:桂枝10克,苍术10克,茯苓15克,泽泻(头部水毒)15克,干姜15克,炙甘草10克,半夏10克,酒军2克,生石膏粉15克,油桂粉(冲)5克。煎服。乙:生地50克,阿胶6克,党参15克,五灵脂(包)10克,桂枝10克,麦冬10克,火麻仁10克,炙甘草15克,干姜15克,酒军2克,油桂粉(冲)5克,黄酒100毫升,生桃仁(带皮尖,捣)10克,红花5克,丹皮10克,赤芍15克,生姜5片,大枣(破)15枚。煎服。配合毫针与着肤灸。

     为什么没用续命煮散或小续命合补阳还五汤呢?因为不是很切合血虚水盛的病情,不过还是可以用,续命汤可以广泛应用于中风各个阶段。为什么没用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呢?因为没有柴胡证(胁部只有横行的乙木可以到,所以胸胁胀满为柴胡主症,疲劳喜呕口苦等为副证)。为什么没用黄芪呢?因为金不太弱,右寸不虚,后期还是有用的机会。

    中医急需规范化量化细化(不是指细致的分科),抛弃几千年来误人子弟的陷阱迷阵陈腐糟粕。代表着当前中医发展水平的大师们,也只有小学生水平,只比我们强一丁点。大师们的医案无不错误百出。病治好了,不代表辩证处方没问题。比如本是防己茯苓汤证而你用苓桂术甘汤,本是大青龙汤证而你用葛根汤加石膏,也能治好。只是费时多些,变证多些。这样的治法只是治个大概,中医治病很多时候都是治个大概而已。病治好了,医者怎么会承认开错了药方?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下来就是一番倒因为果自圆其说的“高论”。我们做临床的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病症复杂重复矛盾,很多时候连最基本的寒热都是没有把握的。寒冬饮冰水,滴滴在心头。我们总以为是自己造诣不够,而不会想到大师们辩证用药时同样存在着极大的随意性盲目性。

     盲派八字与中医关系最密切,简明易学实用,是中医最好的外援。没有任何易学基础的人,也可以3天掌握,1月内熟练应用,中医腾飞的远大梦想就实现了。

辰主吴茱萸子宫龙骨;辰戌主增生肿物前列腺糖尿病;未主大柴胡证胃炎;戌主石膏乳房肌肉胃经;丑主苍术冷饮消化差皮肤过敏;命局湿气重时,辛也主皮肤过敏;庚申多主痼疾绝症;戌中辛主葛根;牵牛子又名黑白丑,己丑为疾标。火旺金弱:桂枝汤;火旺金弱土弱:小建中汤;水旺:麻附细;防己:己土弱且为疾标,壬亥水旺;水旺木弱:五苓散苓桂术甘汤;黄芪:土旺水旺金弱:麻黄:应用范围最广,水盛时多可用,金弱且水泄或火克者慎用。大承气汤(病在日柱):脉大而实。桃核承气汤(阳明里证夹瘀血):脉象沉实。

小柴胡汤(甲乙未为标志):脉象微小,略兼弦数。大柴胡汤(未为标志,尤其是月日柱):脉象右洪而实,左弦而弱。茯苓杏仁甘草汤:脉濡短。酸枣仁汤:脉虚浮。白头翁汤(泻甲木):脉象沉细,数而有力。  桂枝汤:火旺金弱,脉浮缓,发热,干燥热烦,汗出恶风,气上冲,心慌心跳心悸,小便不数。

小建中汤:火旺金弱土弱,脉弦涩而数,表证,干燥热烦,小便不数,虚劳里急,衄,手足心烦热,咽干口燥,梦中失精,耳鸣,腹痛,四肢痛。

五苓散:水旺木弱,脉浮,口干,小便不利,水入则吐,大汗出(表证),肤色多鲜明。

苓桂术甘汤:水旺木弱,脉沉紧,悸眩閠动,气上冲,心慌心跳心悸,小便不利,胸胁支满;一般头晕多属本方,尤其心跳头晕。

    上面内容是学习苏国圣老师盲派命理以来整理出来的一些笔记。不过,今以为是者,岂料他日不以为非。殷切盼望广大中青年中医都能积极加入进来,共同进步,这将成为广大疾病患者的最大福音。5